为将者大多期望自己阵亡于沙场

小编:呵!旁人助我。或是为升官加爵、光耀门稍,或是为名传天下、流芳千古,或是为权利、或是为家门,唯有此三人,权利不足以移其志、财帛不足以动其心,这才是名士!非是沽名钓誉

    呵!旁人助我。或是为升官加爵、光耀门稍,或是为名传天下、流芳千古,或是为权利、或是为家门,唯有此三人,权利不足以移其志、财帛不足以动其心,这才是名士!非是沽名钓誉,非是良得虚名,是真真正正的名士!
 
 第一百四十三章
 
    曾几何时,我起兵陈留,率区区三千甲士讨伐董卓;而如今,我坐拥三州,麾下兵马共计二十余万!曾几何时,帐下将领不过夏侯家与曹家两家同族兄弟,至于谋士,更是一人也无;而如今,我麾下善战猛将如云,至于谋士,我相信,如元杰、奉孝、文若、文若等才华横溢之士,偌大天下,恐怕数不出几人来,然而似乎便是如此,我曹操懈怠了…………
 
    我已习惯将自己的职责分交给帐下数位重谋,文若、公达、奉孝、仲德各司其职呵!如此一看,似乎我曹操只需坐在家中,便可平定天下了,哈哈哈!常常言他人可笑,如今却是要笑自己了!
 
    从何时起。我已习惯不再出现于将士们身旁。与他们同甘共苦?
 
    从何时起。我已习惯不再审阅奏章文书,听听莺儿的小曲,安然自得?
 
    从何时起。我已习惯战前向帐下众位重谋问计,要知道当初这一切的一切,我都忘了,我如今只想着,如何击败刘和,然而这如何击败刘和,却仍是全数靠我帐下文臣武将!
 
    似乎我曹孟德,只需手握宝剑,砍下跪在面前的刘和首级就平定天下。可是我曹孟德的志向啊!要平定天下,那是要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我才是人主!奉孝、文若,乃王佐,王佐啊!本末到置了……
 
    文若身染重病,犹思为我算计、谋划,而我,又做了些什么?我本该留在大营的…………用帐下谋士性命换来的大胜,我曹孟德不要!可惜为时已晚………惜哉文若……痛哉文若…………
 
    见曹操站在门口,出神望着外面天际,夏侯渊犹豫一下,上前唤道,“主…………”然而话还未说全,却被一人拉住,转首望向搭着自己的肩膀的曹洪,夏侯渊分明望见,他对自己摇了摇头。
 
    成功夺下黎阳,夺了刘和囤积在此的诸多粮草,又大败赵军,歼敌六七万,俘虏更是不少,本该是大获全胜才是,然而。自己军中却损了一位最最重要的军师,古人云。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曹操站在一处空旷地,仰头望着天际,犹豫一下,郭嘉漫步上前,凝声说道,“主公,文若求仁得仁,乃是大善之事,主公,莫要过于悲伤…………”
 
    “奉孝啊…………”曹操长长叹了口气,负背着双手喃喃说道,“操是否太过依重你等?”
 
    “咦?”郭嘉闻听有些纳闷,疑惑问道,“主公此言何意?莫非主公信不过在下等人?”
 
    “岂是如此!”曹操苦笑一声,转身望着郭嘉说道,“内有公达、仲德,外有文若,奉孝,似乎操只需静坐家中,天下便唾手可得!”说着。又是长长一声叹息,“文若之疾,我当早就发觉,然而却…………若是我能早早发觉,尽早将文若送归许都,文若也不会落到如今局面…………”
 
    “此乃天意,非主公过失!”郭嘉凝声劝道,“在下与文若久为至交,不也未能及早发觉不妥么?文若那人,他不想说的,主公便是逼他,他也不会说,恐怕那日他下榻前来,便是发觉自己命不久矣,是故想为主公尽最后一丝绵薄之力…………呵呵,文若心神缜密,既然打定主意,又岂会自露马脚,叫主公得悉此事?倘若叫主公的知,必将他送归许都,那才会叫文若心中遗憾!”
 
    “遗憾?”似乎被郭嘉言语吸引,曹操转过身问道。
 
    “是啊,遗憾!”点点头,望着天际骄阳,郭嘉喃喃说道,“从军十载、马革裹尸。为将者大多期望自己阵亡于沙场、也莫要老死于病榻,可惜我等文人啧啧!呵…………我思文若临走前,必也是十分的开心,即便是我等文人,亦不想老死于病榻啊!”
 

当前网址:http://hdroma.com/a/zhongqingshishicaidingdanshamaguanwang/20180501/8.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