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羞愧地望了郭嘉一眼低头沉思半响。摇摇头

小编:岂敢岂敢于禁恍然大悟,有些羞愧地望了郭嘉一眼,低头沉思半响。摇摇头皱眉说道,确实不曾见到,军师稍等片刻,待我问过同行将士!说着,于禁便对身边侍卫说了几句,但见那侍

“岂敢岂敢…………”于禁恍然大悟,有些羞愧地望了郭嘉一眼,低头沉思半响。摇摇头皱眉说道,“确实不曾见到,军师稍等片刻,待我问过同行将士!”说着,于禁便对身边侍卫说了几句,但见那侍卫听罢,当即朝营内跑去。
 
    “启禀军师,昨日…………应当是今日丑时时分,小人得将军匹马来报,不敢有半点懈怠,当即便引了士兵前去,到了那处,见果真如将军所言,是故小的一面令人监视黄河动静,一面收敛我军将士尸首…………啧啧,当真是惨烈!”一名大概是伯长官衔的人跑了过来,到了郭嘉的面前,很是疑惑的说道。
 
 第一百三十八章
 
    “是故将军为以防疫病,遂将军将士尸首掩埋了?”郭嘉笑着问道。
 
    “是!”士兵点点头,就在此刻,于禁派出的那名护卫回来了,对于禁与郭嘉一抱拳。沉声说道,“启禀将军、军师,末将已询问过今日出营的十余名伯长,他们都说,赵军身上,不曾携带干粮!”
 
    “果然如此!”郭嘉眼神一亮,对于禁拱手说道,“多谢将军,解我心头疑问!许将军,我们走!”
 
    “啊?”就这样,于禁愣愣地望着郭嘉一行人跨上战马奔远了,这…………策马疾奔数十里亲自前来,就只是为了这么一个问题?于禁显然有些不能理解,军师…………到底想做什么呢?
 
    弃子。弃子!果然不出我所料,偷渡下游。只是掩人耳目,为迷惑我军罢了!果然当真本着强渡黄河。立下营塞的目的而来,此军将士定会随身携带干粮,就此可见,此路兵马仅仅是为扰乱我等视线,叫我等以为他欲强渡下游罢了,既然如此,他刘和心中之目标仍是黄河中游、我军主营所在之处!
 
    不过…………他要如何渡河呢?难道当真这般胆大妄为,欲在我等眼皮底下搭建浮桥?我军只需一通火箭,那桥岂能复存?由此可见,他必定是欲在我等放松防守薄弱之时动手!防守薄弱,便只有在夜间…………
 
    可是短短一夜,如何能搭起一座供兵马通过的浮桥?黄河可不比颍水啊,短短一夜,恐怕不够吧?望着宽广的河面,郭嘉长长叹了口气。
 
    “军师,你已在”许褚下意识问了一句,犹豫一下,迟疑问道,“若是军师不嫌弃末将愚笨,末将…………末将…………”
 
    “呵呵,许将军莫非是想帮在下解决难题?”郭嘉轻笑道。
 
    只敢岂敢许褚抓抓脑袋,讪讪说道,“军师计谋超群,这件事连军师都想不明白,末将如何敢夸口?只是末将认为,若是军师心中有事,不妨与末将等说说…………或许说着说着军师便能想出妙计也说不定呢!”
 
    “呵呵…………”郭嘉哑然失笑,摇摇头笑着说道,“世间岂有如此荒诞之事?”
 
    “嘿嘿!”许褚面色有些尴尬,挠挠头红着脸说道,“其实末将只是想听听,究竟是何等难题叫军师如此伤神…………”
 
    “你呀!”郭嘉摇头一笑…………
 
    好一个憨厚之人!郭嘉轻笑一声,摇摇头说道,“许将军可曾见到对岸有不少军四处砍伐林木?”
 
    “唔,都好几日了”许褚点点头,笑着说道,“难道刘和还想在我等眼皮底下将浮桥搭建起来不成?待敌立于浮桥之上,我军只需一通火箭。便可叫他数日之功毁于一旦,这个…………叫什么兵半…………”
 
    “兵半渡而击之!呵呵。许将军亦通兵法耶,真乃主公洪福!”郭嘉笑着接口说道。
 

当前网址:http://hdroma.com/a/zhongqingshishicaidingdanshamashoujiduan/20180501/2.html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