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家的士兵早就直起来一大堆士兵们回来赶紧抱

小编:许亮!那人面色一改,愠怒的说道要杀便杀,难道你还要再次羞辱我们兄弟俩吗? 呵呵!许亮冷峻的面孔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丝的冷笑,看着两个比乞丐还凄惨的人,缓缓道孙礼,阎柔

  “许亮!”那人面色一改,愠怒的说道“要杀便杀,难道你还要再次羞辱我们兄弟俩吗?”
 
    “呵呵!”许亮冷峻的面孔上,忽然露出了一丝丝的冷笑,看着两个比乞丐还凄惨的人,缓缓道“孙礼,阎柔!你们不觉得,你们两个对于我来说,活着,要比死了有用吗?”
 
    阎柔,孙礼!多么熟悉的名字,但是在看眼前这两个人根本就跟以前那两个威风凛凛的将军大为不同,如此凄惨的面容,而罪魁祸首,当然就是眼前,与他们二人对视的许亮。
 
    孙礼和阎柔没有在李林麾下,而是大学之中,算是半归隐,半学习了,而李林占据中原大片土地,自己的中心已经不再幽辽,这才会将幽辽全部交给了许亮,也促成了许亮的野心,也给了许亮造反的机会,而一到许昌,李林则是在许昌建立了另一所更大规模的大学,而管宁等人也都跟随一种文士官员,南下中原,虽然幽辽安定多年,但是在众多的文人心中,甚至是百姓心中,依旧是极北苦寒之地,中原才是人杰地灵之所,何况这些人之中,大部分人的家乡也是在中原,而自己不过是为了躲避战乱而到了这极北苦寒之地。
 
    大学的不少学子,都已跟着南下,这样不仅可以接触到更多的名士,学习道更多的学问,还有,如今中原刚刚遭逢战乱,李林麾下极其缺少文官治理治下的城池,这些已经对仕途翘首以盼许久的大学学子们,当然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赶紧南下,到中原,一展自己的报复。
 
    不少人都想赶紧走,而有两个人却是例外,那就是阎柔和孙礼了,此二人跟别人不同,既然决定不再接触外界的事物,就连北平被围之时,二人都没有答应接手北平城,就更别说这个时候了,人都走了,反倒是落得一个清净,所以孙礼和阎柔并没有跟随着南下的大军到了中原,甚至是李林发了书信,说想他们两个,他们两个都没有走,更是给李林回信,想他们两个,那就回来幽辽看他们呗。
 
    但是李林在长安投黄河身亡的事情传遍天下以后,此二人怎么还能坐住,立即就要收拾行装,赶往中原一看究竟,但是另一个噩耗传来了,许亮,造反了,驻守在蓟县的幽辽都督许亮,竟然带领自己麾下造反,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已经消除了自己在幽辽二州那么一点异己,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加上自己狠辣之极的手段,一路攻打到了北平城,而那个时候,许亮已经全面控制了幽辽二州,只剩下北平一地。
 
    没有来得及逃跑,更是不愿意逃跑的孙礼和阎柔被许亮堵在了城中,刚刚见到反叛的许亮的时候,孙礼和阎柔的话,表情,眼神,几乎跟今天的太史慈一个模样,虽然那个时候,许亮已经认为李林已经死了,天下何人还能够挡住自己的幽辽军,所以回到的状态倒是相差很多。
 
    北平,就算是孙礼和阎柔接手下来,但是城中那么一点兵马,又怎么能够挡住许亮呢?下来对于北平的熟悉,特别是战略位置的熟悉,要比孙礼和阎柔强得多,一场恶战下来,孙礼和阎柔成了俘虏。
 
    但是许亮更加慎人的事情发生了,看到自己昔日的兄弟阎柔,孙礼当然算不上了,但是此二人都不是简单之人,所以许亮便将二人锁了起来,关进了笼子,跟随自己一路南下,这样的事情,什么时候发生过,就连许亮心里都不知道,自己为何想要这么做?
 
    是想让他们看看自己的厉害,显示自己的能力,还是要用此二人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这两条都被许亮否定了,但是许亮依旧是带着这两个笼子中的猛兽,一路到了这里,到了清河。
 
    听了许亮的话,阎柔立即大骂道“许亮!你个畜生,你要是想要用我们威胁主公,我宁可一头撞死在这柱子上!”
 
    许亮冰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但是一闪即逝,看着愤怒的阎柔,缓缓道“呵呵!阎柔!你要死!早就死了!难道你不想看看,主公是怎么杀回来的吗?”
 
    “你!”阎柔气急,还是大骂痛快,立即吼道“你个混蛋!主公是你可以打败的吗?只要主公未死!你必死无疑!”
 
    许亮更有意思的是,将此二人带着一路南下,这要是自己得到了消息,或者是今日打仗结束,有了什么结果,都会到这二人面前,好好地说一说,几乎没有什么保留,甚至是对其他人的不满,许亮也会说,刚开始,孙礼和阎柔同样的冲动,不停的大骂许亮,许亮全家加上祖宗十八代都已经被骂过了,但是许亮那冰冷的表情,从损了和阎柔在北平城下见到许亮的那一刻,就没有变过,就算是许亮告诉他们,李林没有死的消息。
 
    孙礼和阎柔很不理解,特备是阎柔,许亮,阎柔,阎志,太史慈,加上海上的赵虎,这可都是李林当年起家的班底,而李林嘴敬重太史慈,但是更加的信任许亮,经常以其为断后,但是许亮如今的背叛,让本身就就是一个粗犷的阎柔直接就崩溃了,若不是这样,凭着北平城的高大尖锐,易守难攻,许亮也不会那么容易的拿下北平,孙礼和阎柔根本无法井下心思守城,主公的不明不白的死,加上许亮不明不白的背叛,谁有能够安稳得住呢?
 
    但是眼前的许亮,却是已经铁了心的要反,就是要反!孙礼知道李林未死之时,就和太史慈跟许亮说了同样的话,那个时候的许亮比给太史慈回答的更加的强硬,更加的冷酷,更加的无情,许亮一直在变化着…………
 
    而孙礼和阎柔就没有便吗?不!对于阎柔依旧的冲动,孙礼已经不想刚开始,或者说是已经麻木了,其实阎柔也是已经麻木了,只不过他跟许亮的感情更深,想要想明白这件事情,那可是难上加难了,两方的精神压力喜爱,阎柔可能比一直沉默的孙礼更加的变态,就凭着刚才听到许亮说李林赢了时候的大笑就可以听出来,那笑声,根本就不正常,可以说,关在笼子中的两只猛兽,如今已经不再是普通的猛兽,就连亲手将他们抓紧笼子里面的许亮都是这么认为的…………
 
 第一百七十四章 攻长安(1)
 
    “呼……”看了一眼牢笼之中的二人,许亮长呼了一口气,看着眼前“噼啪!”作响的火堆,好似是可以从其中看出来什么似的,缓缓起身,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对孙礼和阎柔幽幽道:“你们二人想要怎么认为就怎么想吧!”说完,直接回身,出了营帐,而站在门口的士兵看到许亮走了出来,也是赶紧进来,将里面收拾好,一句话也没说,赶紧快步走了出去。
 
    “妈的!”阎柔骂了一声,抓起自己屁股下面的干草,发泄一通。
 
    “好了!”孙礼默默的说了一句,道:“你这么干有能怎么样吗?”
 
    阎柔很是愤恨的说道:“,真是没有想到,当年的好兄弟,样来是一个畜生不如的东西!”
 
    “诶……”叹息一声,孙礼仰头看了看自己头顶,自己好像好久没有看到天空了,每次都是看着这帐篷的顶棚,孙礼道:“只要元杰能好!就行了,早晚有一天,元杰会将这许亮杀败的!”
 
    “快了!”阎柔恶狠狠的说道:“哼!这个畜生蹦跶不了几天了!”
 
    两个披头散发,满身污垢的人,不知道的,谁有能够想到他们从来的风光呢?
 
    “元杰啊!”孙礼好似是朝着远方的李林呼唤了一声,道:“一定要赢啊!”
 
    阎柔则是在一旁怒道:“杀!杀了这帮狗贼!”
 
    “杀…………”与此同时,长安城下,一声声的怒吼夹杂着雪片散布在天空,高耸的长安城下,一大群过着兽皮袍子的兵马,伴随着喊杀声杀到了城下,在看长安城上,惊慌失措的士兵,看着城下如狼似虎的人马,却得到了与城池共存亡的指令。
 
    朔风与飘雪之中,一杆金色的大旗竖在最中央,显眼的金色在在这一望之下都是雪白的地方是格外的显眼,大大的辽字如游龙一般落在金色的大旗之上,更是显出了这大旗的高大上来。
 
    “攻城!”阵中,身披白袍的李林,一摆手,众人爆喝一声,立即奔了上去。
 
    一路南下,就算是压根没有攻城头脑的匈奴人,也已经熟练的知道在攻城之时自己该做什么了,更何况,如今李林的麾下还有两万多的黄巾军,加上一路南下,刘和的兵马一路归降与李林,部队虽然杂牌居多,但是人数则是在飞速的增长。
 
    长安城头,守将倒是李林的老熟人&ash;&ash;王昌,在新平没被逮到,王昌也不是傻瓜,知道新平防线一破,李林大军一路你南下长安已经畅通无阻,无人可挡,唯有靠着长安城的高大坚固才可以顶得住李林的攻势,所以直接就跑到了长安,但是到了长安,王昌却是也得到了一个悲催的任务,那就是长安的守将,死守长安,不然在洛阳的家小可就要遭殃的,以刘和的残暴,前几座投降李林的城池守将就是前车之鉴,根本毫无抵抗能力的守将投降了,在刘和手下安置的老小一个都没剩下,皆是被刘和下令杀害,刘和不管原因,只看结果。
 
    所以王昌只好硬着头皮上了,幸好长安不是那么容易打下来的,王昌也在祈祷,看着满天的飞雪,冬天是越来越深了,希望这寒冷的天气将对面这些可恶的敌人通通冻死,特备是那个怎么死都没死的李林!
 
    “弓箭手!放箭!”看到敌军已经接近,王昌立即怒吼一声,打手一挥,长安城头箭如雨下…………
 
    一场恶战,互有伤亡,李林倒也还没有压上所有的赌注,赶紧下令撤军回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则会天气的寒冷,麾下将士虽然都是身体健壮的汉子,但是长期站在寒冷的朔风之中,肯定会冻伤的,在这个感冒都能死人的年代,多少时间,一些气势如虹的大军,都是因为病痛而最后被对手反败为胜!
 
    大营之中,守家的士兵早就直起来一大片的火堆,士兵们回来赶紧抱着膀子就冲进了营帐,围着火堆取暖,不少人的双手都已经长满的冻疮,更有甚者脓疮破裂,留下了恶心的脓,但是还要举着钢刀冲杀上阵。
 
    “头儿!”去卑心疼的看着自己麾下这些匈奴的勇士,对李林道:“这天气太冷了,这么下去,这还没到更冷的时候呢!士兵们很有可能受不了了!”
 
    李林也是紧皱着眉头,自己既然决定趁着冬天就火速南下,当然知道这冬天作战的弊端,但是自己能够等吗?等到明年开春,这战事瞬息万变,刘和不会给自己等,刘和背后那高人更是不会给自己机会等的!
 
    “诶…………”很是担心的看着周围颤抖着在火堆前取暖的士兵,李林拍了拍几个年轻的人的肩膀,点点头,快步回了自己的大帐。
 
    “赶紧叫侯宇过来!”李林进去之前,赶紧吩咐一旁的人道。
 
    “是!狼王!”那匈奴士兵赶紧飞奔而走,血杀营驻扎的地方可是距离中军大营不近,为啥?因为侯宇现在还在训练妖狼部的人马,就算是天寒地冻,狂风暴雪,只要是不需要妖狼部的人马出动的时候,血杀营也没有任务的时候,侯宇的训练就从来没有结束过。
 
    那匈奴士兵跑到了这座熟悉的营寨门口,早就应听到了里面一片的喊杀声叫骂声。
 
    “站住!”门口,仅仅只有一个人站岗,看到匈奴兵策马奔来,赶紧喊了一声,匈奴人立即道:“奉狼王之命,有请侯宇将军!”
 
    “等着!”那人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朝着后面做了几个手势,让匈奴人没有看明白,但是就凭着那人的一声黑甲,就足以让这匈奴的传令兵老老实实的等着,谁让人家牛逼了,不然自己传来狼王指令,谁会跟自己这么轻率的说话,就是因为人家是血杀营!
 
    趁着侯宇过来的时间,匈奴传令兵抬眼看着大营里面的情况。
 
    就看着几座栏杆在营中支了起来,上面都是绳子编成的网,马上挂着一个个的黑影,隐约能够看出来,那是人,一个个的,可是不少,但是在看下面,仅仅只有两个黑甲士兵在那里咆哮着,一个大骂着上面的人慢的要死,另一个直接弯弓搭箭,看到哪个偷懒,立即一支箭就射了过去,看不清那箭矢射到哪里,但是血杀营将士的箭矢准头能差了?还不是指哪射哪,既看到箭矢一出,那人赶紧加快了速度。
 
    而再看近一点的地方,一帮人在那里坐着深蹲,一旁有一个黑甲兵喊着数,最主要的是,这帮人,竟然是赤膊上阵,仅仅穿着一条裤子,一旁的血杀营将士手里还拿着鞭子,谁要是动作不标准,立即一鞭子过去,挨打的人还能叫疼,你要是叫疼了被打的更狠…………
 
    “咕噜!”看到这一幕的一幕,那匈奴的传令兵吞了一口口水。
 
    门口那血杀营将士操着一嘴辽州的口音,没好气道:“你看啥呢!”
 

当前网址:http://hdroma.com/a/zhongqingshishicaidingdanshamashoujiduan/20180530/10.html

 
你可能喜欢的: